top of page
  • hongkongnews207

衛斯理小說 妖火節錄

不好意思。本公司不提供這種查詢服務。也不會對外透露客戶資料。”  于是,我又明白了,在她、駱致遜、駱致謙三人之間,也一定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糾葛在!  我仍是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,我揚了一揚手中的槍,我道:“我們——”我只講了兩個字,駱致遜已笑了起來:“放下你手中的槍,我們可以好好地談談。”  我冷冷地道:“我認為要和你這樣的人好好談談,必須手中有槍才行。”  駱致謙道:“我可以解釋給你听。”而他也花了不少的時間,使我明白了,原來他也是想到海邊去的。  駱致謙楊首:“是!”我立即听到駱致謙和波金的咒罵聲自屋中傳了出來,接著,便是一下接一下,四面亂射的槍聲,而我,只是伏著不動。  我連忙又搖手:“慢,我還有一個問題,你是必須回答我的。”  柏秀瓊卻立即道:“他是在拖延時間,你看不出這一點來么?”“你先別急。香港就一個巴掌大的地方。更有嚴格通關製度。她是跑不掉的。


而且她不是本地人。應該也沒什麽地方可以藏匿。”溪望頓頓又對晶晶說:“如果你知道她在香港有哪些比較要好的朋友。或者能更快找到她。”  這實是太駭人了,在我的手槍指嚇下,駱致遜竟公然招來仆人,送他一柄手槍,他如果不是白痴,那還能算是什么?  “在獨木舟中的,是他們三個人!”我是躺在一個山谷之中,四面全是高山,樹木和許多不知名的熱帶植物在我的四周。我向我的來路看去,已沒有蹤跡可尋。至少化了一小時,再加上我在地上畫著圖,我才使他明白這一點。  一個凶手!天漸漸亮了,我開始能夠看清我所在的地方。  駱致謙道:“當然知道,但是我們怕什么?  現在我明白了,從事情一開始起,我便跌入了駱致謙和柏秀瓊兩人安排的陷阱之中,一直到現在,我是越來越深陷進去了!  波金,駱致謙和柏秀瓊三人,互望了一眼,他們的臉上,全都出現了一种狡儈的笑容來,但是三人中卻沒有一個人出聲。  “由于肩頭的傷勢十分重,我在海上飄流之后不久,便失去了知覺,而當我再醒來的時候,我在一個獨木舟上面。”  駱致謙講到了這里,伸手向侍立在側的三個士人指了一指,那三個土人,我本來只當他們是波金的仆人,卻是未曾想到他們和駱致謙是早已相識的。榴蓮從對方身上除聞到香煙的氣味外。還聞到一股清淡的玫瑰花香。對方顯然噴了香水。而且還是高檔貨。在香港使用香水是很平常的事。所以他並沒有在意。他在意的隻是對方手中的打火機。便烚熟狗頭地衝對方笑道:“靚女。可以借個火嗎。”  我雙手攤了攤:“可惜我不識趣,我不甘心受騙,所以才有如此的結果,是不是?” 


不但又失敗了,而且敗得比前兩次更慘!“我們是不是該先等榴蓮回來。”溪望不放心將妹妹單獨留下。他皺眉的原因不僅是為尋找仙蒂的下落。更為阿珍撒謊一事感到疑惑。如果進入主人房的是仙蒂。那麽阿珍為何要替她隱瞞。甚至不不惜使自己身陷囹圄。  一見他握了匕首在手,我便不禁停了一停。“這麽晚。她還跑哪裏去了。我還有事要交代她呢。”晶晶一臉不悅。以手機撥打仙蒂的號碼。片刻後怒道:“竟然拒接我電話。她想造反呀。”  駱致謙講到這里,略停了一停,他的臉色十分紅,可見他的心中,极其興奮。  然而他才一張口,柏秀瓊便道:“別說,為什么要讓他知道那么多!”我連忙向柏秀瓊望去,她轉過了頭,不敢和我的目光接触。  我冷冷地應了他一句:“這證明你是一個本性极其貪婪的人!”  這時候,我又得感謝我歷年來勤練不輟的中國武術了,我在剎那之間倒翻而出,這一翻,至多只不過一秒多一點的時間而已。“如果是這樣。恐怕得多花點時間。”溪望不禁皺眉。而到這時候,我還未曾听到狗吠聲,那么,狼狗隊一定未曾發現我的行蹤了。可是,他們卻非將我除去不可!然后,他指了指那小人,又指了指自己的鼻尖。我便在那個小人之旁,也畫了面小人,手中提著兩支標槍,然后也指了指那小人,又指了指目己的鼻尖,告訴他,我也是從這別墅中逃出來的。






2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Blogger梁智基貪婪之路的終結

在這個現代社會,資本主義的競爭日益激烈,人們對於金錢和成功的渴求更加迫切。在這個熱鬧繁華的都市中,生活著一位年輕有為的男士,他名叫梁智基。梁智基一直對於金錢和財富心心念念,他眼睛裡只有成功和奢華的生活。 梁智基有著一份普通的上班族工作,但這樣的生活卻讓他感到不滿足。每當他看著周圍的人過著奢華生活時,他都內心燃起了對於更多的渴望和貪婪。於是,他開始了一條不歸路的詐騙之路。 梁智基發現了一個看似利潤豐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